2013年12月31日 星期二

2013最後一天

告訴你喔~~~~今天要送走2013喔

那該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睡一覺就好了


...................




2013年11月29日 星期五

ㄚㄎㄟ色鉛筆作品


想不到一個月又快過了,要開天窗了~~~~~~一整個月都懶得寫部落格,真是玩物喪志,玩物.....哈哈,最近迷上硬體,一直在搞 Raspberry Pi 咩,在加上時不時就畫張水彩,真是有了新歡就忘了就愛,只好抓ㄚㄎㄟ來墊墊底囉。一張小朋友的色鉛筆畫。

2013年10月29日 星期二

戰鬥貓咪卡

這些是小朋友用名片畫出來的貓咪卡,也許哪天真的可以拿來戰鬥,在自己的手機或平板上擺出自己的貓咪卡,讓他們在電視上開始動起來戰鬥,這樣的遊戲怎都沒人要做















2013年9月30日 星期一

何謂好人?

何謂好人?左邊圖片裡解釋了一切,這世界上簡單的說『好人』不過是單向的比較級,所以『好人』是可以偽裝的、可以塑造的,自然而然大家會常常看到某些富翁或大企業老闆在宣告自己要做啥咪公益啊、捐錢啊,然後把母公司的錢捐到子公司某慈善基金會,然後在以慈善基金會的模式去照顧自己企業內的某些員工,一來既可以節稅(實為逃稅),又可以讓自己多一個『好人』的頭銜。


最近火熱的日劇「半澤直樹」,主角做事的手段並不比對手高尚、一樣是恐嚇、威脅、偷竊....,但大家卻會直覺得把主角當成好人而對手就是壞人,其中劇裡早以直接點出,半澤不會在緊要關頭出賣自己人,簡單的說對於半澤身邊的人而言半澤絕對是好人。客觀的說主角是以下犯上,相對於對手缺少資源沒有既得利益的問題,半澤只能努力拉攏周邊的人才有人會幫他,自然而然認為他是好人的人就多於對手,而周邊的人也是有所圖的,就如半澤同期渡真利在最後一集對半澤所說的話『你的高升才能早點提拔我跟近藤』。

好人,不過是個工具,是個聚集人氣與輿論的工具,是個要完成多數暴力前所必須取得的一個頭銜,缺少了這個頭銜,所作的事就會變成霸凌,所以以台灣人的聰明才智,首先製造被害者形象以博取同情,再來綁住媒體,就像半澤操弄記者一般跟記者交會利益,媒體要新聞而所為受害者要的是群眾認同,互取所需,再繼續就是上街頭抗議,表面上是抗議執政者,實際上是要干涉司法,否則假日的某地竟坐抗議對執政者又不痛不癢,好笑的是抗議還要申請路權,政府無能需要的是革命絕非只是抗議,因為實際上所謂的受害者不過是在不想喪失既得利益下又想遭弄司法的權謀,最近不就有法官怕輿論而對案子以【自請迴避】的理由逃避。

這世界上根本沒好人,除非他對你有利你才會撐他為好人而以,也有如此的真人真事,某人的家人病危就上醫院求醫生醫治(其實醫生已經宣告不治) ,最後醫生接受要求確沒如奇蹟般醫好病人,家屬轉而告醫生醫療疏失。當醫生願意醫治時醫生是好人,沒醫好就是壞人。

我很討厭別人說我是好人,從小我就看清會說別人是好人的人絕對是有所圖的人,被這種人黏上就沒完沒了,所以我喜歡當壞人,我不喜歡主動去幫人,也許我幫了那個人,不久之後那人卻害了某人,那又如何。若真有人被我幫了也不必說我是好人,也許我出手幫你不過是你將來對我有用處而已,也可能只是我一時覺得好玩罷了,幫了一次也別期待我會幫第二次,終究我只相信人在作某些事時不過是圖個自我滿足而已。

2013年8月30日 星期五

小秘書巡邏後花園


2013年8月27日 星期二

地球過後

地球過後跟遺落戰境很像但我更欣賞地球過後充實的內容,雖然兩部都是講地球遭毀滅後的故事,地球過後把責任歸屬放在人類自己身上而非像遺落戰境把責任推給了外星人。

地球毀滅並非地球沒了而是地球再也不適合人類居住,人類轉而移民到外星球,但外星球的物種可沒有當年印第安人那麼好欺負,外星人會把他們的寵物URSA(好有含義的取名)放出來獵殺人類,就好比其他電影中當外星人來到地球後人類理所當然的為了所謂保護人類而獵殺外星人(除非他們願意像變形金剛裡博派願意當人類的劊子手就能免除被屠殺而改為被控制)一樣。


威爾史密斯在一次跟兒子的太空航行中意外墜機地球,威爾史密斯自己因重傷而無法行動只能眼睜睜看著兒子去冒險求援,這裡讓我聯想到日本有句古老的諺語『無能的父母才能讓孩子出頭』,當然無能的父母並非真的無能而是懂得放手,當然一般情況下怎可能眼睜睜看著對方面對死亡而見死不救,父母的過度干預只會讓孩子一直躲在保護罩裡呼喊父母。在很多年代裡總會出現一些異於常人的偉人、領袖、帝王.....留名青史之人,他們沒有很有能力的父母數量遠遠多於那些擁有偉大父母的小孩(大部分是靠世襲的帝王),就算有偉大的父母也是早早身亡而讓自己處於一段困苦而顛沛流離的人生轉折點。我相信當他們遇到困難時心中也希望有父母的扶持,但父母不是無能為力就是不存在而讓他們與其選擇依賴父母而必須更相信自己。

小孩不是光靠教出來的,而是必須給他們動腦的環境,自己去想辦法激發潛能,但以現在的環境,人類一直走在蠢蛋進化論的演化過程上,終點就是傻到把自己的生活立基點(地球)搞到連自己都無法生存。

片中還提及一本書【白鯨記】,真是一本年代超久遠的小說,在我國小時跟老爸一起看的黑白電影(白鯨記的上映時間早在我出生錢的事了),雖然當時看的是重播老片,但片中的故事可能早早影響到我的人生觀,愚蠢的人類盲目的追逐一頭傳說中的白鯨,每個人都幻想著當捕獲白鯨後的美好人生而忘了珍惜身邊所擁有的許多,在找到白鯨之前不斷的獵殺黑鯨破壞整個海上的平衡直到最後整船被毀滅在海中,愚蠢的行為讓自己只能在夢中似真似假的撇見白鯨。

我很確定人類再也無法生存在地球上的那一天必會到來,而且絕對是人類自己造成的結果,但那時候人類是否有能力逃出浩劫就難說了,也許會如白鯨記裡剛好船上載著一副棺材,躲進棺材那人幸運的活下來,人類常說的希望。

大蚱蜢






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

阿大也來一張

在上禮拜小朋友花了一整個禮拜畫了一張阿ㄎㄟ的色鉛筆畫後,原本我以為小朋友應該已經筋疲力盡得休息一陣子才有機會再畫下一張,沒想到小朋友卻怕被說不公平,竟然從星期五晚上開始動手畫老大,在二十四小時後也給了老大一張色鉛筆畫以示公平,但卻搞得自己頭肩膀僵硬。最後還是差在鬍子下不了手,有時興致一來不好好掌握就一消而散,我也很能體會當年阿基米德在洗澡時發現密度的靈感時高興的赤裸著身體往皇宮奔去的心情,很多時候很多事情都很難事先準備好或照著某些規劃就會發生,重要的是平時不斷的好奇探索,累積問題,突然間就會像打通任督二脈一般豁然開朗,功力大增。

2013年7月27日 星期六

環境真的是關鍵

小朋友的色鉛筆畫那篇提到環境的重要性所以有感而發的紀錄一下最近發生的事,中國人從出生後還沒上學就會說中文,美國人說美語、日本人說日語都是很自然的,因為他們就處在那個環境裡,相對的中國人說英文、日語;美國人說中文、日語;日本人說中文、英文就存在著一個不小的門檻,原因很簡單就是沒那個環境,而這個環境對於小孩而言來自於最直接的父母,俗語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孩子會打洞』。


故事的起頭來自一個媽媽說他一個升高中的兒子要來跟我學組電腦,基於好奇心也就答應了。見面時很明顯的爸爸、媽媽、小孩對於【組電腦】這三個字各有各的定義,一個是沒啥明確定義,一個是叫我從零件組給小孩看  (從我會組電腦除了在電腦公司打工那年外我從來不幫別人組電腦的,我只會出張嘴教絕不會動手做),但這都不重要,重點是小孩想的是買台電腦把線接一接就算組電腦了,但父母又怕隨便買到時跑不了學校的工業繪圖,但這也不能怪在父母身上,終究隔行如隔山,只是父母太過熱心干預小孩而已。我從大學教同學組電腦總是從預算談起,再從預算去決定滿足需求效能的電腦規格。雖然一家子說這件事是溝通過的,但連個預算都沒個底實在會讓我好奇這家子所謂的溝通?沒預算、沒給小孩錢,小孩對組啥電腦會有概念嗎?如果沒上限就全買最好的組個十幾萬的也行,果不其然我又得幫他們絕定預算多寡了,在看出老爸對金錢的容忍度 (不要誤會這家子很窮,他們要投資買間近千萬的房子可是網路直接下單連實體都不必看,很大氣的) 後建議給他們小孩兩萬元。

父母離開後我開始一步一步教小孩從網路上挑出自己需要的規格,比較相近規格產品之間的不同,產品之間價格差易找出最划算的產品來做購買準備,還跟他壓低某些零件價格後多餘的預算就能拿來買更重要的零件。這過程中小孩總不自覺的不耐煩的回問:『這才差200....才差幾百元』,可別以為我太嘮叨,我可是惜字如金好話不說第二遍的個性。只是我覺得會有這樣的反應很好玩,一來可能他們家真的是揮金如土,再來就是他真的不想組電腦。兩天後帶他到NOVA晃晃,很快的他就被筆電給吸引了,我也建議他其實可以把筆電當成一個選項,終究電腦將來是他要用的,以現在的筆電不差桌機效能太多,價錢甚至比自己組還便宜,除非市面上找不到自己要的規格才有需要自己DIY。很快的他決定要先回去再找他老爸溝通買筆電。

我一直對這家子所謂的溝通很好奇,到底這溝通的定義如何?雖然在小孩跟他老爸的對話中就可以猜到,但只是聽到幾句小孩比較大聲的回話實在不能太早下定論(後面發生的事件就可以清楚知道了,大家先別急)。電話通話完畢後結論是不能買筆電,甚至某些小孩這幾天評估過可以省下來用不到的零件全部得裝。我心中實在很狐疑,既然爸爸都決定啥該買啥不該買了,那為何要千里迢迢跑這麼遠來組電腦,他老爸直接到賣場買一台給他不就搞定了。此時心中又燃起一絲的慶幸,還好我沒答應幫他們組電腦而只答應教如何組電腦,否則將來應該會也接不完的電話與牽拖吧。

對於組電腦這件事,小孩早已不耐煩,對於前幾天學的知識與常識被潑了一次壓倒性的冷水後就像得了記憶喪失般所剩無幾,趁著他還有些微記憶時趕緊解決掉吧,否則他就得空手回家了,我的個性是對方沒興趣我也不會去逼他,他不買我也省得去領錢幫他墊這兩萬元。至於她回家後的景象就難以想像了,反正對我不過舉手之勞也為了防範將來對方又以要組電腦再來一次(我實在很討厭一件事要做兩次),找了家在他那遙遠的家附近也有分店的電腦公司進去,讓小孩憑著那僅剩的知識去選擇吧,反正店家也會幫忙組好,這樣大概能符合小孩對組電腦當時的想法吧。至於我也省去了再來一次的麻煩,以後他們家要組電腦只要靠他兒子就可以了。

後來又來了一個讀小四的小孩(來自不同家庭),有一件事需要他們兩個討論後做決定,這高中生走向小四生只說了一句話就回頭跟我說:『你看,他根本不能溝通』。我的猜測是對的,他們家所謂的溝通就是我下一個決定後你得聽我的,如果反對或不吭聲就是不能溝通,要嘛就是其中一方妥協,這就是所謂的溝通。在旁邊的小朋友早因為我早先的預測在旁邊偷笑了,這其實也不能怪我預測神準,早在幾十年前我老爸所認知的溝通也是如此,只不過我是番仔搞對抗,我老爸拿我沒轍。

環境真的是關鍵,這高中生生活在富裕的環境,所培養出來的氣息就是如此,雖然他口中批評他家的弟弟像少爺一般,但他總是沒注意到自己的一些無意識行為正表現出他是個十足的少爺,他口中的不過差個幾百元,他從沒想過這幾百元可能是某一個獨居老人一個禮拜的花費了。剛好他們在的那星期開出了大樂透一個人獨得23億,他們看著那新聞露出羨慕的表情與口吻:『二十三億勒』。我只冷冷的回了一句錢能解決的都是小事,就算你有23億卻剛好有個難題只有某個人可以幫你,他不幫你就算有100億也是沒用的。

父母常會推卸責任,當小孩表現不如預其實就會怪小孩,比如讓小孩去補英文、美術,小孩一表現不如預期,小孩就學父母:『那又不是我自己要學的』父母又會推卸責任:『我們當初有溝通過啊,你看外面都是英文手冊,你不學英文以後怎會?』如果當你自己是這種爛父母那就別再怪你的小孩不聽話了,你逼著小孩學英文,你當父母的英文又多好,逼著小孩學畫畫,那當父母的就別只會鬼畫符。你認為你憑哪一點去要求小孩?憑你有錢?憑那種只能聽我說的溝通?

與其沒用的去逼,不如去創造環境吧。當年我有不少同學為了玩電動而日文無師自通,當年我英文是零分的常客,為了寫程式還突飛猛進,小朋友更是為了玩解謎遊戲而不排斥英文。除非你自認是無能的父母,不然就拿出你的本事在小孩面前立一座山讓小孩挑戰。

2013年7月26日 星期五

順便貼幾張人頭塗鴉

最近天氣真熱,讓人想玩水,但大半夜去哪玩水,只好玩水彩了,可是手邊只有普通圖畫紙,玩水彩就是要渲染啊~~~~這張紙真是今不起洗、脫、拉、渲,搞得東一塊西一塊的髒髒的,為了玩水彩只好來去買水彩紙,買了義大利的、法國的、日本的水彩紙回來了,還沒開始畫就又想玩炭筆了,口圭革力!怎麼這麼善變,沒辦法啊,就是過動沒定性咩。

反正管他的,好玩就好,想做就做。







2013年7月25日 星期四

小朋友的色鉛筆畫

小朋友說這是他間隔幾十年後的第一張畫,畫得很不錯,所以說人的天賦沒啥長短之分,有的只是環境,小朋友常常看我塗鴉(每張畫不超過30分鐘就完成不是塗鴉算啥)忍不住手癢了,畫了好幾天也是讓他完成了,就差在鬍子了,看第二張就知道她還是下不了手,怕因為幾隻鬍子毀了一張畫,所以套上塑膠袋後把鬍子畫在塑膠上。摩卡鬍子可不可以貢獻一下,剪下來用貼的,只要摩卡同意就可以下手了(但摩卡總當做沒聽到)。第三張就是我所謂我的塗鴉。




2013年6月11日 星期二

八卦山的貓

彰化真的是一個有生命的小鎮,到處都有貓的蹤影,大家對貓都很友善,貓還曾經是上幼稚園前的玩伴,每天總是在巷子裡追著貓跑,所以貓跑很快我也跑很快,貓會爬牆我也會爬會跳,比起現在的小孩只能關在家裡真的是幸福多了。這天晚上跟小朋友在八卦山熄燈後買了塊雞排上山看夜景吹風,竟然突然有隻貓坐在我們旁邊,跟老大就是一個樣,我懷疑該不會老大通靈知道我們偷吃雞排(老大最愛之一)變身前來吧。一片烏漆抹黑的想幫他留個影還真辛苦,一來怕閃光傷了他眼睛,二來關掉紅燈對焦(一樣是怕他刺眼)就更難對焦了,還好LX7夠聰明還能調整閃光強度,勉強幫他留下身影,也讓他想受幾口肉味,後來看著他上圍牆裡毛伸懶腰的滿足樣,我們也滿足了。
















2013年6月10日 星期一

成功營區(現在的彰化藝術高中)

每次回彰化總得去買個韭菜盒子到這片舊營區來享用,現在是彰化藝術高中。這裡有很豐富的生態,看這之臭屁的松鼠竟然發現我們在觀察他,故意來個前空翻摘果子露出整個大肚子,非得證明一下他就是看板上的赤腹松鼠。至於蜜蜂就沒那麼好捕捉他們的身影了,真是忙碌啊,一下子飛東一下子飛西。草叢裡還藏有蚱蜢、蜘蛛等小昆蟲,除非他們願意入鏡,我絕不強迫,竟然讓我發現一隻不知名的長尾鳥在偷看我。每次來都忘了噴防蚊液,還好教室旁有提供天然的防蚊液供運動民眾取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