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日 星期四

正常人都很賤

我常對別人提起一個小時後發生的故事。以前小學生都要打掃,有次突然打掃到一半老師要集合,我跟一個同學打掃很遠的操場,我們聽到集合就往教室跑,跑到一半發現水桶忘在操場上,我跟同學就討論要不要回去拿,我同學說:『你回去拿』然後繼續往教室跑去,我一時遲疑了,我也不想回去拿但不拿就是大家一起被處罰,回去拿大家都不會被逞罰但我總覺得吃虧。但我也因為這件事長了智慧,永遠要記住這件事。

很多人就算是聽過我說這個故事也總搞不懂我在說啥?就算是聽懂我在說啥的也總是忘了這件事而碰到事情總是讓我再講一次XXXX事件不是跟這故事一樣。從小很多爸媽的教育總是要自己的小孩學習XXX,有人做過的事才有標準才能學習,當小孩要做沒人做過的事時爸媽就會跳出來告誡『這又沒人做過會成功嗎?你怎麼這麼笨沒人要做的事你去做?』這樣的教育方是造就了現在很多人碰到事情總會先抱怨(奇怪的是怎麼好像都是媒體說過的),要他拿出方法或去執行就開始東閃西閃,但當有其他人出來做他又搶著跟風(這就是我所謂的賤)。如果沒感覺那我就舉個例子,當現在碰倒差一天可以連假時就會有人跳出來喊:『應該要連假.....』但當要他去跟主管反應時又理由一堆,此時如果有人跑去跟主管反應或請假時,那個人就會跑出來說他也要。這種賤人在很多地方、場合、時間時常出現。

 一個正常人當碰到一群人向自己靠近想找麻煩(霸凌或是打人)時,第一時間絕對是逃離現場,這就是自然反應也是最差最慘的反應,因為這時不是演電影你也不是主角,那一群人可能有人跑得比你快,更能每人跑一個方向封去你所有去路,你的為了逃離想活命的想法往往是造成你被打死的下場(這就是為何正常人都很賤選擇最慘的狀況)。非正常人應該先搞清楚狀況找出帶頭的人釐清誤會,如果對方是蓄意找碴或隨意想打人,此時更應該抱著壁死的決心學灌籃高手裡宮城被圍毆時死命的打三井,讓帶頭的人傷得比自己還重,反而旁人可能因為想救自己的老大而忘了打你,無論如何還是不能退讓,就算是咬、沒品的打方要害都得繼續,這樣至少絕不會吃虧(一命配一命),事情過後也沒人敢帶頭欺負你,因為帶頭的將會死的最難看,沒人帶頭那旁邊那些賤人(因為從小父母教他要活得賤所以我稱他賤人)也就不敢出手。其實我在國中(明星學校因能力分班而讓他們結黨)及當兵(學長學弟制很重的特種部隊)時個碰上一次這種狀況,但對方都沒出手,可能是我當時的覺悟與眼神讓對方感受到(可能帶頭的也只是個很賤的正常人),所以事件後都會過得更自由自在。

一個人也許不一定會想強出頭,但碰上事情絕不能有逃避的想法,唯有你能當頭敢當頭時你才有選擇你當不當頭的權利,就像卡通海賊王理魯夫對上福克西,只有在比賽上(輸的要當贏的部下)贏了對手把對方都贏過來後才能選擇要不要對方當部下而把他們全部解散。很多上班族(10年前的經驗)常會抱怨不加薪不升官,重點是他們常碰到事就閃,而我的想法是碰到事情絕對要先掌握資源,先出頭就能掌握資源然後光明正大的閃(先搶到支配權),把自己不喜歡做的丟給那些愛閃的,所以那些被父母教的很賤的正常人就常成為那種一直抱怨做事有他們加薪升官沒份的人。

很多賤人常會互相取暖而自我滿足卻又接受不了現實,就算是接受不了現實也要能改變現實而他們卻也不願改變,小朋友跟我說『他們只不過是正常人』。所以我覺得正常人都很賤,不願為自己而活,自由自在對他們毫無意義,只要給他們抱怨的空間他們就願意選擇繼續當奴隸,抱怨只不過是在測試有沒有人願意幫她們發聲,為他們爭福利,問題是幫她們爭取了他們也不會感激你、也不懂得珍惜,只事變得更貪心,你說這些所謂的正常人賤不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