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1日 星期三

衰衰衰

只要到了雙數年(西元)總是會有幾件衰事,最早是從2000年開始,因為那一年最衰(股票慘賠、車子被偷....),所以後來就算有衰事也不會比那一年有感覺,只是可以比較出跟奇數年比感覺較不順,但今年卻能在短短幾天連續衰,難道是非得要我有感覺嗎?...囧...希望接下來下半年別再帶塞啦。

從3/14晚上開始,原本在網路上買了硬碟準備用網路ATM轉帳,網路銀行卻給了我不明不白的訊息(跟之前在上班時間使用時的狀況差很大),在不知是否轉帳成功的狀態下(我不想試第二次,如果有轉成功不就重複付款,到時退款更麻煩)只好等到隔天上班時間再去查詢,隔天暫時不敢再用網路ATM,乖乖下樓去7-11作實體操作。

隔天3/15下午小朋友從SKYPE傳來他車子壞了的訊息,我只好去接下班,到了發現摩托車骨架斷了、後輪破了,只好開始考慮修車與換車的問題(20幾年的車子也不能勉強囉),推到機車行還好只要花個幾千元還能修(引擎還很強壯,現在無化油器新車很容易壞)就讓他多撐幾年,真是衰中帶幸。

所以3/16星期五小朋友只好請假在家,竟然忘了一家麵包店咖啡買一送一(非假日應該比較沒人潮)只好在隔天中午出門吃午飯時才去排隊等咖啡(假日人多要等半小時),晚上收到新硬碟開始幫裝雙系統,又忘了一顆硬碟只能切四區這種簡單常識而留下一大塊空間不能用(這還是有解),雖不是啥咪大衰但時還真是不順,事倍功半。

周六3/17喝完咖啡天氣熱得要命,出門去晃晃,原本太陽大得要命卻給我轉陰天(一樣悶熱)這對我所謂太陽之子(下雨天出門也會為我停雨出太陽)真是超大的不順,果然到半路就給我突然下大雨,停路邊等一陣子穿好雨衣後雨卻停了,口圭 革力......。順便去機車行看機車好了沒(老闆說星期五晚上就會好)也還沒好,真是做啥都不順。還好後來吃到好吃晚餐,小朋友買到鞋子,為了看時間剛好發現漏接機車行打電話來,剛好順便去牽車。

機車行旁有家彩劵行,我一直在想要不要買一張(因為買了都不會中,所以一直都把買彩劵當快速去霉運的方法),我想這幾次都衰中帶幸應該霉運快過了吧,所以沒買,結果就是繼續衰下去。

周日3/18要回彰化,進入彰化市區卻給我爆胎,還好我對輪胎胎壓很敏感所以提早停車,哀....早知昨天應該買樂透的,還好離開機車行的小舅店面約五六百公尺而已,但在大太陽下推沒氣的車超累的,真是衰中帶幸、幸中帶衰。還來還得知那天他們早上有營業,因為有事在10點多就關門了,我卻在11點破胎,只好讓小白在他們店門口過夜囉。衰啊..........

周一3/19只好早上把事情趕完12點出發回彰化,到公車站公車剛好到又沒人,到火車站又剛好有車,在月台吃個餅乾火車就到了,霉運應該過完了吧,心中是這樣想著....想說回家順便買個肉包回台中,哇....公休沒開......

晚上貓要吃飯時小朋友才發現我們摩卡跟老大的罐頭沒了,只好今天請他們晚點吃囉,晚餐後順便散步到1KM外的寵物店去幫她們買罐頭。一回家等兩隻貓吃飽,小朋友卻發現摩卡好像這幾天太潮濕長癬了(摩卡,都是你愛玩水又愛悶在被子裡),問題是為何沒有早發現就可以帶摩卡去看醫生順便買罐頭啦。貓沒健保,看ㄧ次醫生又破財了,短短幾天衰到不行,一下子那四個小朋友不斷出走(都夠來去旅行一趟了)................

OS~~~早知道早點花50買樂透好了

2012年3月2日 星期五

人-選擇自己相信的路

最近有個新聞很誇張,『植臍帶治病』這種正常人都不信的是還是有人信,就像詐騙集團永遠騙得到人一樣。其時看這則新聞時我媽剛好在旁邊說了一句『也許他們想說癌症都沒救了所以死馬當活馬醫』,我當下就覺得那些人就是因為怕死才這樣亂投醫而說:「癌症又不是不治之症」,我媽急忙要我不要亂說話(他心中大概是真把癌症跟死亡畫上等號),我說:「癌細胞不過是因為正常細胞長期受惡劣環境刺激而突變的超級細胞,最後不分敵我通殺,其實環境改變或開刀割除....」但此時他已經早不理我,反正從小我就被當成"青番"常說一些他們不懂也不能接受的事,所以我也不想去強迫他們接受,只不過一個正在嘲笑新聞內當事人的人永遠不會發覺自己的無知,也因為如此我也不想如年輕時愛賣弄自己所知,深怕自己也落入這一盲點。


若不能接受我的說法請隨時停止閱讀此篇,因為你可能有自己長期生活所依據的深信不疑的理論,而且我常舉例那【真實與謊言】的預言故事就像小朋友說的『真實妨害風化會被抓去關喔』。以現代人常說的養生來說,很多種狀況都只不過是一種自我滿足,很多素食餐廳所賣的素食根本不養生還重油重鹹,只不過是打著養生的幌子來成就一種生意罷了。不然去年某南部高僧怎會再度中風爆血管,以前更有人從那高僧的身材嘲弄他必定有偷吃肉。

其實從我媽的說法也知道他有多怕死,每個人對死亡都帶著恐懼(大部分是對死後世界的無之產生無力感的恐懼),尤其當人越來越老那脆弱的想法就越明顯(就如蘇東坡的老年心態),所以我也不願去管他們要如何注重身體健康、如何健康飲食,因為我總覺得活得快樂自主卻短命也強過那種拖著殘廢不堪的身體卻無能為力的長命。我討厭我老爸的理由一,不僅他對自己的小孩想強加上他的想法作法外,他對他老媽(我阿嬤)以前也是如此要她接受她的所謂正確說法,為了這理由我也不跟他們作任何爭論與溝通(老爸所謂的溝通不過是要別人低頭,我可能也是)那這種溝通根本毫無意義,就像觀看一部電影一般,對別人的人生(電影)觀眾只能看,所有的觀點與想法是不能更改結局的。

其實不只我家,很多人家裡都是如此,很多小孩為何要急著長大,原因很簡單就是要早點脫離別人的掌控而去享受掌控他人的權利以證明自己的價值與存在,最快的方法就是『生小孩』如此惡性循環冤冤相報真是無了時。

好幾年前有個老爸身體不適他女兒就希望他能搬到都市方便就醫,我以一個旁觀者就認為那根本多此一舉,果然那老爸最後還是認為他鄉下的醫生利害而百般抗拒,最後父女兩人還為此不快而不了了之,幾年後那老爸吃了靈芝後覺得身體健康而努力對她女兒推銷靈芝多好多好,女兒也無法接受他老爸那些說法,就算是腳色立場互換結果一樣。其實不是我先知,我只不過從小對每件事的結果推敲至極並銘記於心,如果是歷史重演,那只要當個有記憶的人,那人人就是先知。問題是記憶是沉重的,每個人都想逃避想輕鬆過日子,所以拋棄過去能讓他們活得輕鬆,相對的對我就不是,我總認為記取教訓才能看得更遠才能輕鬆過日,所以就算是身邊的人最怕我提起他們最不想寄起的事。

我的文章最後總會說這些看法都是我的自我滿足,我不會去想干涉你們的生活,我認為一切就從自己做起,走自己的路,但我永遠對那些喜歡干涉他人的人不屑,我也不怕那些人來干涉我,首先他們得先能承受被揭瘡疤的椎心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