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3日 星期五

富商權貴當家的台灣

今天如果鄰居的小男孩帶著兩個妹妹到你家玩,突然小男生開始痛毆兩個妹妹,平時你家小孩乖巧自律所以誤以為好好說可以阻止小男還繼續痛毆妹妹,沒想到他突然轉身自己拿頭去撞牆,最後三個小孩都哇哇大哭,鄰居的爺爺奶奶到處大罵你家的有家教都是假的,而且指責你對小男孩處置不當,事後更要求你到他家去認錯賠罪。試問你能接受嗎?

2012一開始日本就發生了一件兇殺案,死的是台灣兩位留學生,台灣媒體立刻指責標榜治安良好的日本根本是假象,第一天就一面倒要日本負責,第二天傳出兇手是台灣人後媒體才沒再對日本警方咄咄逼人而只是正常追蹤,直到兇手被警方巡查而隨意陪同自首(對於喜歡未審先判的台灣人應該永遠分不清楚嫌疑犯與罪犯的差別吧,台灣的人權跟中國差不多是同等級)在警局前自殺身亡,突然整個新聞如連續劇般轉折,整個事件的感覺變成三個台灣人在日本受害,加害人是日本警方,媒體更高聲責罵日本警方傲慢不出來辦記者會來讓他們指責,最後這事件隨著越來越近的總統選舉而黯淡。

我是個台灣人就算為日本抱屈但還是能體諒媒體的心態,但撇開日本這一地點來說,從一些後續報導讓人覺得原來台灣現在是富商權貴在當家。在台灣這種兇殺案不是第一次而是層出不窮,媒體長期對加害人或被害人家屬無情追問也不見名人出聲抗議,但這次因為加害人是鰻魚名店小開,馬上就有名導演跳出來發聲,我的第一個感覺是也許他們有親戚關係吧。沒多久國家機器NCC竟然也跳出來了,我傻眼了,長期無法管控媒體甚至睜隻眼閉隻眼的無能組織竟然硬起來了,以前沒有過,將來媒體再犯不知還會不會再跳出來。

最近又幾個新聞,例如黑寡婦死刑改無期最後假釋出獄....,諸如此類的新聞讓我覺得那小開還好在日本死了,否則回到台灣幾年後又是一尾活龍,是否要等到他在砍殺幾人後好讓媒體有事做,那都來不及了,還好兇手死了給兩位被害女學生家屬有了交代。從來沒看過一個加害人家屬能對著媒體說:『我告訴他好好跟佛祖走』,以前加害者家屬見到媒體躲都來不及了哪有心情說啥。我也在思考有哪位佛祖敢袒護一個兇手讓他前往西方極樂,一個不敢為自己負責而自殺得人不是都得下地獄嗎?還是除了有錢能使鬼推磨外,有錢還能買通佛祖。

尾牙過後總有酒駕撞死人的新聞,台灣對酒駕傷人事件總是輕輕放過,也許真是應了小朋友說:『車不好酒駕自己很容易死,有好車還要應酬談生意的都是有錢的商人或權貴』所以身為球員兼裁判的權貴哪會拿石頭砸自己腳,法能立多輕就立多輕,反正有錢人的命對政府才有價值,不是因為他們繳的稅比較多而是選舉時覺不能少了他們的政治獻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