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4日 星期日

老大與摩卡的第一次邂遘

摩卡的初登場--真是令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期待的是兩隻能好好相處,又怕摩卡或老大其中之一受傷害。

摩卡應該是除了他媽媽﹝至於還有沒有印象不知道﹞以外就是跟另外的哥哥跟妹妹見過面而已,其他的就只是人類,對於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隻貓都不可而知,相對於他體型大超多的老大很明顯的處於弱勢。

老大在以前的主人那裏曾經受過冷落,對於之前主人比較溺愛另一隻公貓﹝老大是母的﹞,曾經心理受創,可能甚至尋死過﹝一隻愛美的貓竟然只窩在貓砂盆裡導致皮膚病跟掉了一大片他最愛的毛﹞,來到我家時有很明顯的憂鬱症,所以也很害怕從此失勢吧。



這一次的邂遘對兩隻貓都是很重要的突破,終究以後要在一起生活勒。

今天摩卡去醫生那驅完蟲回來﹝醫生也提醒過兩隻貓的備份關係﹞,我們跟摩卡玩了一陣子就讓她去睡覺,我們把書房門前的阻擋拿開僅把摩卡關在籠子裡,就等待老大晚上起床自己去發現﹝其實老大早已知摩卡存在﹞。

老大起床後就去享用他的美味罐頭大餐,走到房門前就坐在門前觀察,我們一靠近他立刻往主臥走去﹝似乎在表示我不在乎,終究老大一直都很ㄍㄧㄥ﹞,卻回頭遠遠望向書房。我們把老大趕進書房,小朋友就擋在門口不讓他出來,老大連摩卡都不看一眼,自顧自的開始到處聞。半個小時過去了,我們決定先洗澡,遇到謹慎的貓真是再多時間都不夠用。

小朋友一離開門口老大立刻跑出來,我們洗澡的時候老大沒靠近書房過,反而去最遠的客廳玄關理毛,似乎在暗示『我很乖喔』。可能是之前跟老鼠打交道時的記憶影響吧,這是其他的故事,以後再說吧。

我們在一次半推、老大半就的情形下讓老大再次進書房去,哇勒....竟然給我搞了一小時之久才有結果,但還好結果不錯就好,所以這篇文章才會超過半夜十二點才出爐。

老大一進書房就坐的遠遠的看著摩卡,每次想靠近就會回頭看坐在門口的小朋友,甚至幾次把目光移向在另一間房間的我,可能是老鼠事件讓他很在意我們的反應吧。還好醫生提醒過我們一些細節,我們決定啥都不管只是靜靜的看著。

老大越來越靠近籠子,摩卡也起身要靠近他﹝雖然才一天但可以感覺到摩卡也是蠻自我的貓﹞,傻傻的摩卡似乎讓老大覺得沒大沒小,所以發出嘶嘶聲表示警告,嚇得摩卡趕緊往後退,真是可憐喔﹝不只摩卡喔、連老大也很可憐﹞,恐嚇摩卡的老大趕緊轉頭注意我們兩個的反應,老大啊你的內心還真脆弱。

其實真正的分輩分儀式還沒結束﹝醫生說關鍵在於貓砂盆﹞,我們只好繼續等下去,老大也靜靜的一直打量摩卡,好久都沒有行動,摩卡也只是看著老大。

突然關鍵來了,摩卡想上廁所而走進貓砂盆裡,老大突然擺出那種王者的姿勢,兩前腳張開抬頭挺胸並拉高音"嘶"了一聲﹝我們曾經在綠園道看過有隻貓一擺出這種姿勢後眾狗急忙後退,當然也有白目的狗往前就被海K一頓,直到兩主人拉開貓狗,貓一直都是加害者﹞,我們知道這種姿勢表示了自信與絕對範圍,嚇得小摩卡慢慢的退出貓砂盆後並發出屈服的叫聲,老大才"哼"一聲的轉頭離開。

從此兩隻貓的輩分確立,既然摩卡屈服了老大也就必須保護摩卡,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儀式,還好下午醫生有提醒「兩隻貓的貓砂盆要分開,大貓可能兩個都會上但會給小貓用其中一個」這樣大概也能讓小貓不致於害怕大貓兒忍尿忍屎弄壞身體吧。

自從結束後,到現在大概20分鐘,摩卡也放心的睡了,老大還在到處遊蕩,但每每經過房前也只是眼神關心一下,也沒有再進房去騷擾了,老大現在大概就像每夜守護我們一樣的在守護著他的小妹吧。

為了不影響儀式進行,我們只能遠遠靜靜的觀看,沒有拍照或錄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