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1日 星期一

我見鬼了嗎?

看到標題有沒有很危言聳聽啊?偶爾要跟隨流行一下咩,誇張一下。但如果是發生再別人身上可就一點都不誇張了,終究我也算是聽很多了,而且也都不可考了,就把它當成真的吧!只不過是定義上的不同而已啦。



這個故事是發生在周六的晚上,在發生這件事的同一天午後,一向喜歡到處逛的我又故意去走那種鄉間的小道路,而且是在八卦山上人煙罕至甚至從小就一直謠傳著恐怖傳說的地方,也不知何時政府竟然在那裡立了一塊自行車路線的牌子,就這樣給他騎進去,雖然以前沒走過但不知多小時就聽別人說過那條路是通墳場的。

就這樣騎著騎著果然到了墳場,心想反正只不過是路經墳場而已,沒想到這條路還真是漫長,竟然有這麼大片的墳場,還有個金爐正飄著剛燒過金紙的黑煙,卻見不到有人在附近,還是繼續給他騎下去,不會吧,竟然看過還是整片墳場完全沒有快離開墳場的跡象,最後還是決定回頭吧,因為如果騎下坡待會還要爬坡回來很累的。

果不其然晚上吃飽飯就看到鬼﹝哈哈哈,這裡先用一般人會有的反應吧﹞,突然眼角撇見一個人臉趴在櫃子上看著我,我當然得確認一下,再回頭去認真看根本啥咪都沒有。過了好久突然又看到,一個晚上重複發生好幾遍,夠詭異了吧。

乾脆開始動腦分析所有可能性,把頭跟眼角一個角度一個角度的轉動,因為我真的很想認識他,既然讓我看到也算是有緣吧。有了!就在某個角度下,一下子就消失,多做幾次確認,我發現燈光照射到鏡子後可能反射到我的鏡框上,加上眼鏡鏡片邊緣有時會角度的關係,眼角的影像將牆上掛著的毛巾經過扭曲後把影像重疊在櫃子上,再三確認跟實驗我可以控制影像的出現時機,這浪漫詭異的相遇就到此畫上了休止符。

想吃宵夜了,所以就帶小朋友先上八卦山大佛前去看夜景,週末人還真不少有夠熱鬧。旁邊有個爸爸帶著2個女兒﹝約國中﹞爸爸正對目前政治不滿而慷慨激昂的向女兒訴說著,其中有好幾次爸爸為了向女兒證明自己觀點沒錯而反問女兒:「經濟那麼差,失業率那麼高,媒體為何都很少報自殺?」我在想這個問題光連我都得思考再三後要提出幾個因果關係後才能儘量接近事實面來回答,對於一個國中生來說這問題未免太深了吧。

爸爸見女兒回答不出後便開始把自己的猜測跟認知的答案直接塞給女兒,感覺上有點上電視上的政論節目那種方式,唉~~~真慘,連看個夜景都這麼沉重,後來兩個女兒似乎也聽不下去跑到旁邊去玩。我也準備離開去買宵夜了。真是一個好好的父女情感交流的夜晚,卻活生生的被政治話題給撕裂了。

我在想那爸爸的說法雖不至於有多偏激,但很多推論與猜測卻取自於媒體的轉述或直接採用媒體的結論,甚至前後矛盾。剛看過大前延一的書後又馬上驗證,台日的人民果然長久受到教育方式的薰陶後,往往都只學會接受答案,甚至對別人也習慣給予答案,反而不懂得收集分析資訊上的邏輯合理性,所以對小孩的教育往往也不懂得給予小孩子客觀且豐富的資訊然後將判斷與決定權留給小孩。

那豈不是剛我見到鬼一樣,如果是發生在別人身上,那個人一定會信誓旦旦的跟我描述鬼會怎樣動,一但害怕離開現場後可能在也回不到那一樣的條件下去分析測試,在那人的記憶裡就這樣多了一個遇鬼的經驗,旁人還會加油添醋甚至自己拿早上經過墳場的是來合理化加強自己遇鬼的所謂事實。

思考絕對不是壞事,但請看看自己身邊有多少人買了東西後會先看完說明書在去使用,卻自大的自以為是開始亂玩,以自己的認知來決定好不好用。光一個小事就能這樣長篇大論,難怪周邊的人常常笑我想太多,哈哈哈,誰叫我就是能想太多而且樂在其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